古往今来打一水浒传中的人物(古往今来打一人名)

最近有很多兄弟都想得到古往今来打一水浒传中的人物的回答。还有其他网友关心古往今来打一人名。对此,鑫滤环保准备了相关的内容,希望能为你解除疑惑。

我国古代把饭馆酒店里的跑堂“服务员”称为“店小二”,也有叫“小二哥”的等。这一群体,那时候也属于社会底层劳动者,大都是普通的平头百姓。

翻看史料,在宋元时期的戏曲和话本小说中,随处可以看到“店小二”这个称呼。《汉语大词典》解释:“旧称客店、饭馆、酒店的主人或其雇用的伙计。”可见,店主为大,打工当跑堂的只好屈尊叫“小二”了。

店小二平头百姓的身份,决定了他们终日里只能是唯唯诺诺,以博南来北往的客人的满意或赏钱。

饭馆、旅店,往来过客,身份繁杂,面对各式各样人物,店小二均得点头哈腰,左右奉承,即便是遇到厉声呵斥或客人动了拳脚,也还得低眉垂首,轻易不敢为店主人惹事生非。可以说,古往今来,“店小二”这一行很是不容易。

北宋时期的店小二,距离我们已经千八百年,他们的劳动生活是个啥情景,凭空是无法想象的,幸亏古典名著《水浒传》为我们弥补了这一遗憾。

在《水浒传》中,多处章节含有关于店小二的形象和劳作情景描写,在相同影视剧中,店小二的戏份也有不少。

大致归纳一下《水浒传》中的店小二:林冲风雪山神庙一节中的店小二,是全书唯一有姓的,他叫李小二,是一位重情重义的店小二形象;鲁提辖拳打镇关西.里面的店小二,基本属于愿意为恶人服务的帮凶;景阳冈上酒馆里的酒家(店小二)是有点胆小怕事的好心人;十字坡孙二娘包子铺的小二,是心黑手狠的杀人惯犯;快活林蒋门神手底下的数个酒保(店小二)与蒋门神一样是仗势欺人的恶棍···

借助小说的相关章节,大致盘点一下这些活灵活现的“店小二”。

《鲁提辖拳打镇关西》中的这一位无名无姓的店小二,虽位低人卑,却为虎作伥。“镇关西”郑屠指令让他看管金老父女,他“尽职尽责”,蛮横无理地拦住这对可怜的父女不让逃命,没有丝毫同情怜悯之心。

这位店小二助纣为虐。他敢欺压软弱良民,却又胆小怕事。在遇上疾恶如仇的鲁提辖迎面一拳一掌之后,口中吐血,打落了两个当门牙齿,只好“一道烟向店里去躲了。”

水浒书中关于这段的描写是:金老得了鲁提辖相赠的一十五两银子,回到店中,安顿了女儿,先去城外远处觅下一辆车儿,回来收拾了行李,还了房宿钱,算清了柴米钱,只等来日天明。当夜无事。次早五更起来,父女两个先打火做饭,吃罢,收拾了。

天色微明,只见鲁提辖大踏步走入店里来,高声叫道:“店小二,那里是金老歇处?”小二道:“金公,鲁提辖在此寻你。”金公开了房门道:“提辖官人,里面请坐。”鲁达道:“坐什么!你去便去,等什么!”金老引了女儿,挑了担儿,作谢提辖,便待出门。店小二拦住道:“金公,哪里去?”

鲁达问道:“他少你房钱?”小二道:“小人房钱,昨夜都算还了;须欠郑大官人典身钱,着落在小人身上看管他哩。”鲁提辖道:“郑屠的钱,洒家自还他,你放这老儿还乡去!”那店小二哪里肯放。鲁达大怒,揸开五指,去那小二脸上只一掌,打得那店小二口中吐血;再复一拳,打落两个当门牙齿。小二爬将起来,一道烟跑向店里去躲了。店主人那里敢出来拦他。金老父女两个忙忙离了店中,出城自去寻昨日觅下的车儿去了。

剧照

且说鲁达寻思,恐怕店小二赶去拦截他,且向店里掇条凳子,坐了两个时辰。约莫金公去得远了,方才起身,迳到状元桥来。

在鲁智深找到镇关西郑屠,并开始捉弄他时,店小二果然来报信了:那店小二把手帕包了头,正来郑屠报说金老之事,却见鲁提辖坐在肉案门边,不敢扰来,只得远远的立住,在房檐下望···。

待到鲁智深开始拳打镇关西时,作者又交代了一句:“那店小二那里敢过来,连那正要买肉的主顾也不敢拢来。”寥寥数笔,这个受雇于镇关西也比较信守诺言但胆小如鼠的小人物形象,被活脱脱展示出来了。

在好汉武松过景阳冈打虎之前,他来到“阳谷县地面。此去离县治还远。当日晌午时分,走得肚中饥渴,望见前面有一个酒店,挑着一面招旗在门前,上头写着五个字道:“三碗不过冈”。

武松入到里面坐下,把哨棒倚了,叫道:"主人家,快把酒来吃。"只见店主人把三只碗,一双箸,一碟热菜,放在武松面前,满满筛一碗酒来。武松拿起碗一饮而尽,叫道:"这酒好生有气力!主人家,有饱肚的,买些吃酒。"酒家道:"只有熟牛肉。"武松道:"好的切二三斤来吃酒。"

在这里,书中没说明接待武松的是否为“店小二”,只是用了店家、酒家的称谓,或许这荒野小店是老板与跑堂的小二由他一人兼了。

这里对店小二的描写,主要是通过双方对话来体现的:

书中说:“店家去里面切出二斤熟牛肉,做一大盘子,将来放在武松面前;随即再筛一碗酒。武松吃了道:"好酒!"又筛下一碗。”

恰好吃了三碗酒,再也不来筛。武松敲着桌子,叫道:"主人家,怎的不来筛酒?"酒家道:"客官,要肉便添来。"武松道:"我也要酒,也再切些肉来。"酒家道:"肉便切来添与客官吃,酒却不添了。"武松道:"却又作怪!"便问主人家道:"你如何不肯卖酒与我吃?"酒家道:"客官,你须见我门前招旗上面明明写道:'三碗不过冈'。"武松道:"怎地唤作'三碗不过冈'?

"酒家道:"俺家的酒虽是村酒,却比老酒的滋味;但凡客人,来我店中吃了三碗的,便醉了,过不得前面的山冈去:因此唤作'三碗不过冈'。若是过往客人到此,只吃三碗,便不再问。"武松笑道:"原来恁地;我却吃了三碗,如何不醉?"酒家道:"我这酒,叫做'透瓶香';又唤作'出门倒':初入口时,醇浓好吃,少刻时便倒。"武松道:"休要胡说!没地不还你钱!再筛三碗来我吃!"

酒家见武松全然不动,又筛三碗。武松吃道:"端的好酒!主人家,我吃一碗还你一碗酒钱,只顾筛来。"酒家道:"客官,休只管要饮。这酒端的要醉倒人,没药医!"武松道:"休得胡鸟说!便是你使蒙汗药在里面,我也有鼻子!"

店家被他发话不过,一连又筛了三碗。武松道:"肉便再把二斤来吃。"酒家又切了二斤熟牛肉,再筛了三碗酒。

武松吃得口滑,只顾要吃;去身边取出些碎银子,叫道:"主人家,你且来看我银子!还你酒肉钱够麽?"酒家看了道:"有馀,还有些贴钱与你。"武松道:"不要你贴钱,只将酒来筛。"酒家道:"客官,你要吃酒时,还有五六碗酒哩!只怕你吃不得了。"武松道:"就有五六碗多时,你尽数筛将来。"酒家道:"你这条长汉傥或醉倒了时,怎扶得你住!"武松答道:"要你扶的,不算好汉!"

酒家哪里肯将酒来筛。武松焦躁,道:"我又不白吃你的!休要饮老爷性发,通教屋里粉碎!把你这鸟店子倒翻转来!"酒家道:"这厮醉了,休惹他。"再筛了六碗酒与武松吃了。

武松前後共吃了十八碗,绰了哨棒,立起身来,道:"我却又不曾醉!"走出门前来,笑道:"却不说'三碗不过冈'!"手提哨棒便走。

书中故事写到这里还没算完。下面还有店小二的戏份

酒家赶出来叫道:"客官,那里去?"武松立住了,问道:"叫我做甚麽?我又不少你酒钱,唤我怎地?"酒家叫道:"我是好意;你且回来我家看抄白官司榜文。"武松道:"甚麽榜文?"酒家道:"如今前面景阳冈上有只吊睛白额大虫,晚了出来伤人,坏了三二十条大汉性命。官司如今杖限猎户擒捉发落。冈子路口都有榜文;可教往来客人结夥成队,於巳、午、未三个时辰过冈;其余寅、卯、申、酉、戌、亥六个时辰不许过冈。更兼单身客人,务要等伴结夥而过。这早晚正是未末申初时分,我见你走都不问人,枉送了自家性命。不如就我此间歇了,等明日慢慢凑得三二十人,一齐好过冈子。"

武松听了,笑道:"我是清河县人氏,这条景阳冈上少也走过了一二十遭,几时见说有大虫,你休说这般鸟话来吓我!便有大虫,我也不怕!

"酒家道:"我是好意救你,你不信时,进来看官司榜文。"武松道:"你鸟做声!便真个有虎,老爷也不怕!你留我在家里歇,莫不半夜三更,要谋我财,害我性命,却把鸟大虫唬吓我?"酒家道:"你看麽!我是一片好心,反做恶意,倒落得你恁地!你不信我时,请尊便自行!"一面说,一面摇着头,自进店里去了。···

在武松醉打蒋门神一节,写的是一群店小二。情节是:武松借着酒意,来到蒋门神经营的酒店,“武松看那店里时,也有五七个当撑的酒保。武松却敲着桌子,叫道:"卖酒的主人家在那里?"一个当头酒保来看着武松道:"客人,要打多少酒?"武松道:"打两角酒。先把些来尝看。"那酒保去柜上叫那妇人舀两角酒下来,倾放桶里,烫一碗过来,道:"客人,尝酒。”

武松拿起来闻一闻,摇着头道:"不好!不好!换将来!"酒保见他醉了,将来柜上,道:"娘子,胡乱换些与他。"那妇人接来,倾了那酒,又舀些上等酒下来。酒保将去,又烫一碗过来。武松提起来咂一咂,道:"这酒也不好!快换来便饶你!"酒保忍气吞声,拿了酒去柜边,道:"娘子,胡乱再换些好的与他,休和他一般见识。这客人醉了,只要寻闹相似,便换些上好的与他罢。"那妇人又舀了一等上色的好酒来与酒保。酒保把桶儿放在面前,又烫一碗过来。

武松吃了道:"这酒略有些意思。"问道:"过卖,你那主人家姓甚麽?"酒保答道:"姓蒋。"武松道:"却如何不姓李?"那妇人听了道:"这厮那里吃醉了,来这里讨野火麽!"酒保道:"眼见得是个外乡蛮子,不省得了,在那里放屁!"武松问道:"你说甚麽?"酒保道:"我们自说话,客人,你休管,自吃酒。"武松道:"过卖:叫你柜上那妇人下来相伴我吃酒。"酒保喝道:"休胡说!这是主人家娘子!"武松道:"便是主人家娘子,待怎地?相伴我吃酒也不打紧!"那妇人大怒,便骂道:"杀才!该死的贼!"推开柜身子,却待奔出来。

武松接着那妇人。隔柜身子提将出来望浑酒缸里只一丢。听得扑嗵的一声响,可怜这妇人正被直丢在大酒缸里。

剧照

武松托地从柜身前踏将出来。有几个当撑的酒保,手脚活些个的,都抢来奔武松。武松手到,轻轻地只一提,提一个过来,两手揪住,也望大酒缸里只一丢,桩在里面;又一个酒保奔来,提着头只一掠,也丢在酒缸里;再有两个来的酒保,一拳,一脚,都被武松打倒了。先头三个人在三只酒缸里那里挣扎得起;後面两个人在酒地上爬不动。这几个火家捣子打得屁滚尿流,乖的走了一个。武松道:"那厮必然去报蒋门神来。我就接将去。大路上打倒他好看,教众人笑一笑。”···

《水浒传>中,很讲情义的店小二,是林冲曾救过命的李小二:林冲被发配沧州服劳役后,一天在街头闲走间,忽然背后人叫,“林教头,如何却在这里?”回头看时,却认得是酒生儿李小二。

这位李小二先前在东京时,不合偷了店主人家财,被捉住了,要送官司问罪,却得林冲主张陪话,救了他,免送官司;又与他陪了些钱财,方得脱免。京中安不得身,又亏林冲赍发他盘缠,于路投奔人,不意今日却在这里撞见。

林冲道:“小二哥,你如何地在这里?”李小二便拜道:“自从得恩人救济,赍发小人,一地里投奔人不着,迤不想来到沧州,投托一个酒店里姓王,留小人在店中做过卖。因见小人勤谨,安排的好菜蔬,调和的好汁水,来吃的人都喝采,以此买卖顺当。主人家有个女儿,就招了小人做女婿。如今丈人、丈母都死了,只剩得小人夫妻两个,权在营前开了个茶酒店。因讨钱过来,遇见恩人。恩人不知为何事在这里?”

林冲指着脸上道:“我因恶了高太尉,生事陷害,受了一场官司,刺配到这里。如今叫我管天王堂,未知久后如何。不想今日到此遇见。”

李小二就请林冲到家里面坐定,叫妻子出来拜了恩人。两口儿欢喜道:“我夫妻二人正没个亲眷,今日得恩人到来,便是从天降下。”林冲道:“我是罪囚,恐怕玷辱你夫妻两口。”李小二道:“谁不知恩人大名?休恁地说。但有衣服,便拿来家里浆洗缝补。”

当时管待林冲酒食,至夜送回天王堂。次日又来相请,因此林冲得店小二家来往,不时间送汤送水来营里,与林冲吃。林冲因见他两口儿恭敬孝顺,常把些银两与他做本银。

······

后来,高衙内派陆虞候等人来此追杀谋害林冲,更是多亏李小二夫妻在酒店里听到了“密语”,及时通报给了林冲防备。以至林冲在坏人火烧草料场时,借机除掉了仇敌帮凶出了口恶气。

《水浒传》中有关店小二的情节,还有宋江浔阳楼题反诗时,店小二一旁端墨递笔,以及黑旋风李逵鲁蛮欺人将吃剩鱼汤泼在店小二脸上的描写,还有着墨不多的孙二娘十字坡黑店里的店小二,天天忙着把被迷药蒙倒的客人扒衣屠杀等等。

本文地址: https://www.shxinlvhb.com/n/11036.html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部分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或其他公众平台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仅供读者参考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。

发表评论
登录 后才能评论
评论列表(8条)
  • 单于遥
    这个就尴尬了呵呵川军路过
  • 杜捻
    。。。
  • 倪章蚜
    ll
  • 太叔泪钱
  • 朱仍品
  • 江鸵涣
    转发
  • 阎冀
    转发
  • 江需
    转发

    联系我们

    93840186

    在线咨询: QQ交谈

    邮件:baban38@163.com

    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    关注微信